CHARLOTTE

Even the smallest person could change the course of the future.

【锤基】-Twilight in the Aurora- 第一章(哥特AU ABO 生子)

第一章终于发出来了!开心(∩_∩)「小黄人高兴」


喜欢的朋友们小红心小蓝手点起来!


评论区欢迎大家提问。


 @阿阿阿发  @荀富贵  @autism823 

六价铬-CP研究所:


本章作者: 
@Charlotte Wilson 





Summary:




古老的花束中的一支崭新的花朵,




黑暗花园中的又一株蔷薇,




——它再也见不到光明……




——它将永远,永远见不到光明……








血蔷薇,盛开于暮霭,凋零于黎明。




预言在黎明和暮色交替之时应验。




预言里提到之人会在预言应验之时找到自己的真爱,并亲手杀死他,从此永不相见。




——————————————








「第一章(上)  宴会 」








这一天,约顿海姆庄园里热闹非凡。








 华丽的,镶着族徽的黑色栅栏门前,一辆辆金碧辉煌的马车缓缓驶过,和周围漆黑的树丛与灌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马车放下客人,绅士们挽着身旁衣着华美的女人的手,一步步走上台阶,同时不忘向周围同样衣着华丽的人们微笑致意。谁都不想在这样的大场合里失了风度,不是吗? 沿着大理石铺就的走廊,走到尽头,会客厅门外,混杂着各种口音的高谈阔论声此起彼伏,谈论着政事,忙着商议家族的合作与联姻,毕竟如今这世事难料,危险无处不在,还是早做打算为妙。夫人小姐倒是对这些事情不怎么关心,而是专注于其他家族同样身份的权贵们身上精美的蕾丝和刺绣,以及璀璨夺目的珠宝。 




会客厅里,便是另一番景象。




约顿海姆庄园的仆人们忙碌着。一盘盘制作精美,色泽诱人的菜肴、一杯杯香气满溢,盛放在玻璃器皿里的猩红液体,尽数摆上了客人的餐桌。晚宴上有喝不完的玉液琼浆,也有吃不完的美味佳肴,就等着太阳落山,会客厅大门打开之后,四面八方到来享用的客人。擦的锃亮的刀叉,明亮通透,镶着金箔的玻璃杯,显出主人的华贵。还有桌上能够鉴照人影的盘子,绣着约顿族徽的餐巾码放得整整齐齐,这些是仆人们的杰作。大厅的一角,室内乐演奏家们在调试琴弦,一旁的仆人正仔细的擦着那架钢琴。约顿海姆的管家站在大厅中央,拿着怀表,一刻一刻数着时间,主人绝不能允许他有一点疏忽。 








庄园西侧的塔楼上,住着这场盛会的主角———约顿海姆领主最小的儿子,今天就要成年的Loki。




“少爷,还有半个小时宴会就要开始了,您要是再不更衣就来不及了。” 




“还有半个小时呢,我做所有的宴会准备只需要二十五分钟,这都是礼仪课精确计算过的,绝不会出错,再让我看五分钟。”侍女口中的少爷正坐在阳台的躺椅上悠闲地玩弄着手中怀表的挂链,双腿交叠着,欣赏自己种满了整个阳台的蔷薇花。 




碧绿色的眼眸凝望着远山。山就要把血红的太阳吞没了,蔷薇快要开花了,他想。 最后一抹残阳消失在山的背后,天空被随之而来的月光笼罩,阳台上的蔷薇开出了血一样的花。坐在那里看花的人低头看了看表,笑了,月光照向他的脸庞,苍白的脸上浮现了一层银白色的微光。




 “又算准一次,每天都算的这么准,太阳可没跟我商量。”少爷一边任由侍女给他更衣,一边打趣道。








今晚的礼服是和他眼睛一样美丽的绿色。墨绿色果真是极衬他的。天鹅绒的礼服长袍,袍的下摆和袖口用银色的丝线绣了花纹,在月光下熠熠生辉,除此之外别无其它的装饰,但穿在Loki身上依旧显得华贵无比。都说衣冠的华丽不在其本身,而是在于穿着它的人。今晚的这一身就是对这句话最好的印证。 长袍里面衬的是一件普通的衬衣,但是精良的裁剪显出了衣服主人完美的身材比例,领口和袖口的花边华丽又不显繁冗。领口的扣子是一颗镶嵌在纯银底托上的绿宝石,和礼服相得益彰,并且完美的衬托出天鹅般的脖颈。西装裤虽然款式有些老旧,但是凭借裁缝惊人的裁剪,依然显出腿的修长。




一头乌黑的半长卷发垂在耳边,没有束起,但不显凌乱,反倒异常的自然。黑发在月光下泛出些许的光泽,衬托陶瓷一般精致的面庞。这位少爷小的时候因为长相俊美,经常被人误认成女孩子,据说他喜欢养花的癖好也是这么来的。但是这宛若神祇的脸着实是叫人惊叹,特别是一双绿色宝石般的眼睛,仿佛是技艺最为精湛的工匠切割出的完美切面,眼睛里透出深邃与神秘。两颗宝石镶嵌在眼窝里,颇显冷峻的的眉毛都成为了眼睛的装饰。高挺的,微微上扬的鼻尖显出非凡的气质,嘴唇微微的红色又为这张脸添加了些许的亲和。








 庄园完全笼罩在黑夜中的时候,宴会就要开始了。宴会厅的大门敞开,宾客们鱼贯而入。 约顿海姆领主Helblindi 短暂的致辞之后,这场盛大的宴会便在室内乐悠扬的提琴声中开场。




玻璃酒杯的碰撞声清脆悦耳,时不时响起刀叉碰撞碗碟的声音,在乐声中格外的和谐。 晚宴结束,令人期盼已久的舞会开始。九大家族的权贵们都争先恐后地想一睹小少爷的尊容。




 Loki虽然擅长跳舞,由于没有舞伴,便应了宾客的邀请,上台弹琴为大家伴奏。修长的十指触碰琴键,与一旁的提琴和弦,华尔兹的乐声飘飘入耳。大家纷纷步入舞池。 舞池中,裙摆轻动,伴着乐声律动的似一片花海。乐声加速,情绪高昂起来,花海里的花朵上下翻飞。




舞池的中央,暖色系的飘扬裙摆中,一双碧蓝色的眼睛映入了Loki的眼帘,他不禁为这星辰大海般的蓝色一惊。这时,眼睛的主人仿佛向 Loki投来一个微笑,于是不知怎的,他也回了一个微笑。 琴键上的手指还在继续舞动,但是弹琴之人的思绪已经飘到九霄云外。一曲终了,弹琴人起身谢幕,但是脑海里还是挥之不去那双眼睛。








穿过高谈阔论的一众宾客,Loki终于偷得半时闲暇。修长的手指从酒桌上端起一杯红酒,伴着水晶吊灯的灯光,轻摇几下,便一饮而尽,随后叫仆人添满。 




“很久没有听到这么好的钢琴了,您的琴声和大提琴的配合相得益彰。”一个浑厚的声音入耳。那声音像海,深沉又饱满,仿佛包容了万物。 




“是吗,谢谢夸奖。”Loki转身,回了对方一个微笑,发现对方正用那双碧蓝色的眼睛注视着自己,心中不觉有些发慌。 




“Thor,阿斯加德领主的儿子。”穿着暗红色长长袍的Thor自我介绍道,中长的金发在烛光下异常的闪耀,像是阿斯加德边境最金黄的麦田,到了丰收的时节,那好像流淌的金子一般的麦浪。暗红色的长袍配上这头金发,显出无比的华丽,但又不失亲和。在Loki的眼里,绘画作品中红色总是能带给人亲和力,同样,他也从对面的人身上看到了这一点。




目光从礼服上移开,看到那宛若古罗马雕塑中天神的脸,五官的比例恰到好处,就算是米开朗基罗这样的大家恐怕都难以描摹的这样精准。 




“Loki,约顿海姆的无名小卒。”Loki有些局促,但是还是保持了应有的风度。 “您难道不是今天刚刚成年的小少爷吗?” 




“身份这种东西没那么重要。”Thor对对方的话感到惊异,在这样一个身份与血统绝对至上的时代,竟然有人把这些当作身外之物。 “很久没有人对我的琴艺提出这么高的评价了。谢谢夸奖。”Loki客气道,从桌上拿了一只空杯,把杯中的酒倒出一半递给Thor,“不介意的话。” 玻璃撞击的声音十分清脆,两人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您刚才说您是Thor,阿斯加德这一代最有潜力的继承人。虽然年龄最小,但是令尊对您青睐有加。成为阿斯加德的准领主指日可待。” 




“过誉了,现在我还没有接触家族的事宜,真正走上九大家族会议的会场还远着呢。” “提前祝贺一下。不过少年时期就有过人的才能,长大之后必然是一位优秀的领主。” “少爷谬赞。听说您在文学和艺术方面都有不小的成就,还精通植物学,真应该找个时间和您好好交流一下。” 




“都是业余爱好,刚刚成年,没什么家族的事事务需要我上心,就随便看看书,养个花,消磨一下时光。” 两人谈的确实投机,不久,几杯美酒下肚,脸色都有些绯红。 “作为阿斯加德的准领主,你每天肯定是忙的不可开交。我就和你不同,每天是闲得很。你说那个家族会议有什么意义吗,九大家族都将近一百年没受过吸血鬼袭击了,谁知道他们在会议上又想什么家族使命之类的东西呢。”Loki端着还剩下杯底的红酒,对对面的人说道。




“父亲不让我插手家族事务,说是我年少气盛,不知道什么叫气度。要是每天板着个脸,教自己的孩子背诵冗长的家规就是气度,那我宁愿做最没有气度的人。” 




“这点我倒是可以理解,只不过我的父亲更希望我注重学术,而不是所谓家族的事务,大概我本性不适于做那些吧。”Loki有些自嘲的意味,“对了,还要听我弹琴吗?还是你打算和我跳一曲。”Loki伸出手。 




“异常的荣幸。”Thor牵过眼前的那只手,另一只手攀上他的腰。 




“很明显,我要跳女步了。”Loki笑道,随即挥手示意乐队奏响新曲。 




琴弓在琴弦上摩擦,发出悦耳的提琴声。几个声部的合奏抑扬顿挫,交相辉映,美妙绝伦。窗外下了小雨,细密的雨点敲打在宴会厅的花窗上,节奏明快,似是弦乐合奏的新声部。 








-To be continued-

关于Charlotte

本人晚照山人,叩首。
学生党,学习比较紧张。(误)
关于本人偏好:
欧美(初心):漫威,HP,中土狂热粉丝
西幻:本人偏爱西幻,有好作品欢迎推荐
古风:混过一段,现在依然在坑里。不时写几篇文言怡情,文笔渣,请见谅。
历史向:重度历史爱好者,中国史,世界史都感兴趣的女生(这里之所以提到性别是因为很多人无法理解女生对抗日战争和二战的兴趣)
英美剧,国剧(sometime)

cp:HP marvel 中土各种圈地自萌

写文娱乐众人,不是日更作者,让大家等待抱歉。
如果喜欢欢迎与我交流,但是剧透的可能性不大。
平常画画,画艺不精,不敢拿出来献丑。

本人晚照山人,再拜叩首。

本人好友:@荀富贵 @阿阿阿发 
更文(专职)小号:@六价铬-CP研究所 

【锤基】-Twilight in the Aurora-(哥特AU ABO 有生子) 「楔子」

渣文笔,感谢大家喜欢。

六价铬-CP研究所:


A story of desire and destiny.

本篇作者:@Charlotte Wilson 


「楔子」

从我第一步踏进阿斯加德庄园,鼻腔里第一次充满那里极度奢华,但是略带腐朽与血腥的空气时,那感觉让我晕眩。敏感的直觉就告诉我,这个地方绝不像我想的那样简单。

地下室最左边走廊的最后一个房间的门总是上着锁,里面时不时发出奇怪的响动;作为阿斯加德的准领主,他的房间却在最高的塔楼上,和庄园的主建筑相隔甚远;晚餐上,我的那一份牛排永远是煎不熟的,而其他人的总是熟过了头……

这所有的一切让我想起了我的童年时发生的事情。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阿斯加德一片祥和的外表下究竟有什么样的腥风血雨?他们到底在害怕什么,又在渴望什么?他们在掩饰什么,又在追查什么?

传说中的纯银宝剑是否真实存在;影响了无数家族命运的预言会不会在我们的身上应验;黎明与黑夜交替之时,究竟会有多么巨大的力量?

无数个疑问,无数次午夜惊醒,无数双眼睛注视着我的一言一行。

我不敢去查,因为我害怕,真的很害怕。

我害怕失败,害怕背叛,害怕失去,更害怕自己的秘密被他知道。

我努力的伪装,伪装出一副优雅端正的皮囊,让他相信我的内在也如外表一样,但是皮囊终究有破碎的一天。

我们向彼此坦白,他选择接受,因为命数已尽;而我,只能用余下无法停止的生命来忏悔,希望自己得到救赎。

因为

…………

血蔷薇,盛开于暮霭,凋零于黎明。
预言在黎明和暮色交替之时应验。
预言里提到之人会在预言应验之时找到自己的真爱,并亲手杀死他,从此永不相见。

…………

我们会永不相见。这个故事终将以悲剧收场。


——————————————
写在最后:
这个号是两个学生党为了方便发文一起创建的,每篇都是由两人分别(随缘)写的。不定期更新,也只用来发文。有疑问请私信这个号或者该篇作者。


第一次写文,请大家多多包涵,欢迎提出建议~